20170812 捐書記

七月份时, 不斷的收拾書柜。 所謂收拾其實就是丢書, 書柜真的太滿了!

當年紀越大時, 漸漸的明白了人不應再留戀身邊無用之物。 書柜裡有千多本書還未讀, 但買書的速度依然沒慢下來, 所以要開始捨棄了。 

就有如我在面子書說: 

1. 已經知道絶對不會再重看的舊書, 就算是多有收藏價值, 還是丢。 例子: 松本棈張、宮部美幸和夏樹靜子的書。
2. 沒看過但如果是字體太小、太過文學性的書 - 丢! 例子:Peter Lovesey, Sharyn MccRumb, Umberto Eco
3.  一線的作家如卡爾、昆因或克里斯蒂常然全部留!二三線就只留那幾本, 其他的丢!- 例子:Dick Francis, Jennifer Rowe, Michael Gilbert 等
4. 不論新舊, 看過不好看的都丢, 不再執著一定要留整套同一個作者又或者同一個系列的書。 
5. 還沒看但知道絶不會看的就丢。 例子: 西尾維新的書。

所以這次真的丢了很多出來。 有些送給了朋友,剩下的就捐去圖書館。   



有人問我為什麼不賣? 其實我有考慮過, 但是: 

1。 我很懶分批賣
2。 寄書不方便
3。 賣的錢不多, 送去圖書館更好。 

向來我都是送給新紀元的, 但應該是他們最近收書大多, 態度上很不積極。 於是我問了另一個朋友,她說她公司附近有學校圖書館, 她可替我問一下。 

但過了相當久, 她說那邊沒有回覆。 於是我就自己開始找地方, 在面子書看到這兩個帖子: 



我在帖子留了言, 但好幾天都沒有人回覆我。 好, 那算了吧! 
然後我就試了以下這個: 


對方有了答覆, 本來我一直以為他是圖書館, (青色的是我)


但後來我才發覺那是補習中心。
我覺得有點不自在, 因為我一直以為這是正式的圖書館。 而且我這些有很多算是成人式讀物, 小學生行嗎? 但既然已經答應了, 我就於星期六, 八月十二日親身送過去。 

十一點四十五分, 我就到了Waze寫的地址。 但不對勁, 對方說他們在學校附亢, 但我完全看不到學校。
我給對方撥了個電話, 我才發覺我去錯了地方。 於是我又重新駕車去那個地方, 這次終於看到學校, 但運氣很背的是剛好遇見放學, 短短的一條路, 結果我在車龍陣裡整十五分鐘。 

去到那個地方, 我更發覺那是一間安親中心。 我好想直接走了, 因為我不相信我這些書適合他們。 




但再一次我想說:真的是好不容易才來到! 就希望他們真的是資源回收。。。
把所有書放下以後, 對方送了我一罐食品:


回到家, 書柜是清了百多本, 但我的心還是不停的想: 我把書送錯了地方。。。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2017年11月份讀書報告

2017年9月份讀書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