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201806 照片選

Image
二零一八的四六月拍了四百七十八張照片。
六月是一個相當熱鬧的月份, 這其中包括了老婆生日、 去了一趟勞勿、 去了阿伯山兩次、 也去了香蕉河兩次。 還有不知為什麼六月的天空是爆美, 害我本來說不要拍這多雲的照片, 結果還是拍到自己也“一塊雲”。

但看了下六月的照片, 結果發覺自己最喜歡的是竟然不是我拍的一張, 而且我是在不知情下被拍的。。。

我找出一大堆舊相片, 然後慢慢的把他們一張張的輸入電腦裡。
上面是我找到的一張, 那是媽媽抱著妹妹, 兩個哥哥走在前頭, 我則被阿姨拖著。 一起去動物園。 這張照片應該是爸爸拍的吧?
但這張照片卻爛了一角, 令我有點心疼。

看著照片, 我突然想到不知道軟體能不能修復這張照片? 於是就立刻動手去做。

効果就是下面這張:

自己很滿意這張照片!
去阿伯山, 嘗試了一些新的路徑。 在其中一個休息站, 看到有一隻體形相當大的猴子, 站在籃架上面。

去了勞勿一趟, 以下五張都我比較喜歡的。

這張蜘蛛的照片, 是在一個叫著 Gua Kehcil 的地方拍的。 說起這 Gua Kehcil , 難找的要命, Waze 沒有列出來。  我們是去到一個馬來小甘榜, 一路問了好幾個人才找到。  在那兒拍照時, 看到這蜘蛛, 一時忘了危險, 還跑到近近的去拍。 




我說過六月的雲不知為什麼美到爆, 拍了很多。 這幾張是比較有特色的。
我自己很喜歡中間那張, 這就是成語所說的“呑雲吐霧”。
第三張則是 UFO  雲。




這張是意外之作。 早上上班時, 拿起手機本來是想拍那摩多車的動感照。 但看了下畫面, 卻發覺那街燈很美, 於是就拍下了這張照片。



我有提過在去香蕉河时, 我的電話跌進水裡, 搞到兩天沒電話用。 結果沒辦法下, 就去買了一台 Nova 2i 來用。 但沒想到這手機拍照的効果卻出乎意料的好。





2018年6月份讀書報告

Image
這個月讀了5本小說和27本漫畫。本來這個月的主題是“漫畫月”, 但沒有讀到推理小說的身體卻異常不舒服, 最後又忍不住拿起小說來看。


YTD : 40本小說和32本漫畫

小說
★★★★★
中町信 - 模仿的殺意

★★★★
陳浩基 - 13.67

★★★
大阪圭吉 - 日本偵探小說選 V

★★
施仁毅、龍俊榮 - 港漫回憶錄 III 之御林軍傳奇
川口俊和 - 在咖啡冷掉之前


漫畫

★★★★★
北条司 - 城市獵人

★★★
鳥山明 - 七龍珠超 5
加藤元浩 - C.M.B.森羅博物館之事件目錄 34
加藤元浩 - C.M.B.森羅博物館之事件目錄 35


模仿的殺意

去 Kino 打卡時看到這本書,作者是個完全沒聽過的名字。本來是沒打算買的, 或者更貼切成的說是遲點向城邦買。
但書腰上的一行字吸引了我: (為了免破壞閱讀樂趣, 我決定不寫)(有興趣者谷哥一下就知道了)。 

作者是中町信, 令人意外的是這本書竟然是一九七一年的作品! 在那個時代, 如果不順應潮流寫上一些松本清張式的小說, 大概都很難在推理界立足。 作者這本書的風格真的是超前衞的一部作品。 

說起來有點難以相信! 我晚上開始讀這本書, 因為第二天還要上班的關係, 所以只讀了一半就上床睡覺。 但不知為什麼才睡了兩個小時就醒了, 再也睡不著。 於是又在三更半夜爬起來看書。 越看越精神, 直衝結局。 閉上書本, 我只能說: 超級好看。 

故事是說一名推理作家死在自家上鎖的房間,警方斷案是自殺。 但他的男性朋友和女朋友都不相信他是自殺, 於是兩人分別展開調查。

我在讀到約四分三時, 就大概看到了作者的意圖。 但不是我聰明, 因為有看過另一個作者用過有同樣的橋段。 在我還以為此書也只不過也不外如是而己, 但中町信的詭計玩的更大, 謎底部份把我炸毀了。 而且這詭計令我意外的是以前當我讀另一個作者的那本書時, 我很欣賞那本書。 但讀了這本後, 我想另一個作者的創意其實很大部份都是從這本《模仿的殺意》啓發的。 

作者在謎底前, 有把所有的綫索都給齊了。 (是的, 第二天的晚上, 我又快速重讀這本書去看這些線索) 。 而且他更附上了一個向讀者挑戰的宣言。 我只能告訴你的是中町信用了三個以上的詭計, 真的是比新本格還更加要新本格。 而且令人吃驚的是中町信把詭計揉合的非常圓滿, 不會說有些推理小說, 可能給了一個意外結局。但當你吃驚過後再回想情節時, 總覺得有…

遊香蕉河簡記 (Sungai Pisang)

Image
Simon 傳了個 Sungai Pisang 連接過來, 問有沒有興趣去。
我一看到那兩個大水道, 就立刻答應了。 

(如果不知香蕉河在那裡, 去谷哥“香蕉河”或 “Sungai Pisang”)

知道這次走過河水, 本來想打算去買雙涼鞋。 但看了下價錢, 比我的爬山鞋還貴, 接近整百元一雙, 於是就乾脆穿拖鞋去。 不過也是有拿爬山鞋, 以防萬一。 (結果真的有了萬一。。。)

Simon 和 Tam 有不知為什麼很有興致的要在那兒野餐, 他們兩人還買了些吃的和生火用具。 於是我也自告奮勇的帶六罐汔水去 - 每人兩罐。 

結果在還沒開始走之前, 我自己就揹了一堆東西。 算了下有:背包、 防水包、六罐汽水、三腳架、爬山鞋, 頸上還掛著照相機。。 

有圖為証! 




走過那兩個圓形大水道, 根據我們讀到的資料, 只要再走約四十分鐘就可以到瀑布。 問題是我們走了已經超過一個小時, 但還是沒有看到瀑布。 





而且我一直穿著拖鞋山涉水, 途中跌了好幾次。 那是因為:

1。 河沙太軟
2。 墊腳石鬆動
3。 腳卡住
4。  石太滑

等等。。。


最後越走越不對路, 我們終於知道走錯路了, 而且也很累了, 於是我們找個地方停下, 休息和吃東西。 

有兩個少年也是走錯路和我們在一起。 



吃了東西後, 我拿著相機去拍照。 後來我想替我們三個拍一張。 把三腳架放在河對面, 按下自動門, 就跑回去和他們拍照。

但途中一滑, 我整個人跌進水裡。 雖然沒大礙, 但電話也掉進水裡, 快手快腳的拿起來, 看起來還能用。 

後來我們回去時, 我一路走, 結果拖鞋也穿爛了, 迫的要換鞋。




回到家後, 發覺我的手機不能用了。 結果這趟行程是:

1。 損失了一個電話
2。 去不到瀑布。 
3。 給水姪咬到半死。 




失敗而歸!

不過:

1。 過幾天我發覺我的電話又能用了。
2。 過兩星期後, 我們再去一趟, 終於成功。  

得空再寫。 

201805 照片選

Image
二零一八的四月拍了五十六張照片, 可能會是全年最少的一個月, 但卻選出來的很多我喜歡照片。
大概是人老了, 慢慢的重質重不量。 而且很多照片都是有用軟體去改過的, 只是我沒有太大的 overdone .
另一點是好像是太多的天空照了。 😊



這張是爬山的時候無意中拍下。  臭屁一下: 我把這張照片貼去 FB, 同事看到很喜歡, 問我可以不可以拿來做她電話的牆紙。 

五月九日是大馬變天日! 我去投票時, 順便手拍下了這一張, 而且還特意把照片弄成舊模樣。


這張不用多說了。 

這張是和朋友爬山時拍的。 其實右手邊還有一個人, 但我用軟體把他移走了。  


這張也是在爬山時, 無意中抬頭一望, 為什麼有一個“樹人”在那兒? 其實我有用軟體把安哥稍為露出來的褲子消除掉。 


這兩張是在 KLCC 晨運時看到天空時而拍下的, 當然也是有用軟體把顏色弄的更亮麗。 






某個早晨,因為一些原因, 我要搭 MRT去上班。 經過 Pavilion 時, 看到了這些擺設, 剛好手邊有相機, 於是。。。